乐文小说网 > 快穿:病娇大佬他好黏人 > 第796章 侧漏的尴尬

第796章 侧漏的尴尬


南卿当场懵了,差点就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。

“大娘,你说什么呢?”

“姑娘,你不是来癸水了吗,衣服和身子都弄脏了,我是来为你收拾的,我还带了月事带,你肯定没见过不知道怎么穿戴。”大娘边说边从衣裳里拿出了白布包裹好的月事带:“都很干净,我女儿自己做的,戴着也不磨腿根,小二一会儿会送清水过来,我为你清洗然后教你怎么用。”

大娘话语实在太豪迈,把南卿给整不会了。

眼看着大娘就要亲自上手扒她衣服了,南卿赶忙说:“大娘,是谁叫你来的吗?”

大娘笑着说:“有一个人给了我一吊钱,让我来伺候姑娘的,姑娘是第一次来癸水吧,女孩家不太懂很正常,不要怕,出血是很正常的,而且还有可能会腹痛,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等等,大娘,你还记得给你钱的人长什么样吗?”

“长的……诶,明明刚刚才见过,怎么就记不清那人的长相了呢?哎,老眼昏花了,那人的脸我没看清,但是他那一身白色的衣裳很好看,一看就不便宜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二笑死:“没有上演古代版的男朋友为你买姨妈巾,但是演了这么一出,男配费心了。”

是真的费大心了。

亏着他一个古板还直的男人居然能想到这一出。

居然能想到自己徒弟不懂收拾癸水,没有贴身用物,还担心她会看见鲜血害怕,所以找来了这么一个大娘。

这个大娘笑起来慈善,说话间也透着一股亲切,她比自己身体的娘大上许多。

“姑娘怎么傻了,可是肚子疼?”

“是有些腹痛,不过没事,大娘,我向农家姑娘买了月事带,现在已经戴上了,身上也已经收拾的清爽换了衣裳。”南卿很委婉的表示自己不需要帮忙。

“啊?”大娘懵了:“姑娘不是第一次癸水吗?”

“是第一次,但是我家中有嬷嬷从小就教导过我,刚刚虽然有些吓着,但是我自己已经处理好了,大娘,这里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。”

“不行,收了银子还是得办事儿,姑娘,你的脏衣服在哪里?我去为你洗了吧,哎呦,桌上怎么还放着茶,姑娘你喝了?这时候不应该喝茶,应该喝热汤,一会儿我给你熬一碗红糖汤来。”

南卿原本是打算把脏衣服丢了的,反正原主有这么多衣服,她自己也懒得洗。

但是这大娘太过于热情,不等南卿说,她自己就看见了脏衣服在哪里,然后就拿着出去洗了。

南卿想抢愣是没给抢回来……

大娘拿着衣裳出去之前还交代了好一顿这时候要注意的事项。

把南卿说的脑瓜子嗡嗡的。

二二:“男配这银子没白花。”

请的这人太实在了。

南卿哭笑不得。

魔魂这时候也来凑热闹,调侃:“小女娃,你说这是你师尊请的还是你二师兄请的??”

“不要脸。”

“诶,你怎么还骂人呢?”

“这种话题请你回避。”

“身为长者问你几句怎么了?老夫年轻的时候什么事情没见过,放心,小女娃,很多时候我都是聋子哑子。”

每当她换衣裳沐浴等等的时候,魔魂都是闭上眼睛盖住耳朵的,静静沉睡一会儿。

“那就行。”

“那你觉得是你师尊请的还是你二师兄请的?”

它还没完没了了。

“我师尊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师尊对我最好啊,事事着想,细致入微。”

南卿睡了一觉,起来就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盅红糖汤,还是热乎的。

二二:“你睡着之后男配送过来的。”

大概是怕那个大娘动作大吵醒她,所以他亲自送进来的,悄无声息,南卿都没有发现。

睡了一觉南卿已经舒服多了,她端起红糖汤全喝了,不仅仅有红糖的味道还有红枣味。

南卿出门就遇到钟裕,钟裕手里还拿着字挂,应该是刚刚义诊回来。

“二师兄又出去给人免费瞧病了?”

“嗯,今日瞧了有一百个病人才回来的,师妹,你......身子可有哪里不爽快?”

钟裕怕小师妹害羞不敢问来着,但是想一想他是个大夫,大夫的身份问不用太避讳。

“我身子很好,让师兄挂怀了。”

“你现在要去找师尊吗?”

“嗯,有事找他。”

“师尊就在房里,你去吧。”

沈之暮就住在南卿隔壁,几步路就到了,南卿轻轻的敲门,听到了里面的回应才推门而入。

一身白衣披散着发丝的男子坐在窗子边品茶,矮桌上还摆放着一本医书。

沈之暮的侧脸很好看,特别显得他眉骨有型,鼻子挺巧,一身白衣端坐着不说话,仙风道骨。

“师尊。”

“睡醒了?”

“嗯,桌子上的汤我全喝了,很甜很好喝。”

“嗯。”

沈之暮是想问问她有没有不舒服的,但是想想还是不要越距了好。

小徒弟虽然还没有及笄,但也是大姑娘一个了。

南卿在他对面跪坐下,然后给他倒茶,也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“这段时间莫要喝茶,喝热汤吧。”

沈之暮把她杯子拿走了,拿了一个新的空杯子倒了一杯热水。

“师尊,哪需要这么小心护着啊。”

“想再多喝一个月的药?”

“不想!”

一提起喝药她就是满脸的苦大仇深,沈之暮眼神中闪过笑容。

南卿感觉小腹又隐隐的疼了,跪坐着下面好挤好闷。

沈之暮突然起身,他去拿了书本纸笔过来:“今日就不练武了,今日抄习道法,静下心抄写,心中边悟里面的道理。”

“.......”

南卿后悔过来了。

不过这种学习上的事情她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,哎,迟早的事。

“师尊,我这样坐着不舒服,我可以伸直腿坐吗?”

“嗯,你怎么舒服就怎么坐。”

虽然姑娘家要学会仪态,但是在这屋里又没有外人,沈之暮也不过多的要求于她了。

南卿舒服的伸直了腿,然后拿起墨条自己研磨,墨水研磨好了,她拿着小狼毫的毛笔开始抄习道法。

江南多雨,刚刚还是太阳,这会儿天就阴暗了下来。

沈之暮品着茶看外面的风景,起风了,风吹动着他的发丝。

一缕青丝吹到了矮桌上,南卿抬头看了他一眼,只是一眼她被惊艳了。

明明的禁欲的白衣仙人打扮,但是偏偏沈之暮此刻神情慵懒,一头长发散着,风一吹发丝微微凌乱,刹那间有种风情万种的感觉。

“师尊,你长的好美啊。”

沈之暮回头愣愣的看着她几秒钟,然后轻笑:“皮囊罢了。”

“我也想生的一副师尊这样好看的皮囊。”

“你也好看。”

沈之暮端详着自己这个小徒弟,精致灵气的五官,在少女与成熟之间,还带着一丝丝稚气,可以想象几年后她会长的多么夺目了。

“师尊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,师尊你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看的男子。”

她是从小吃蜜糖长大的吗?

沈之暮一只手支撑着额头,说:“天下那么大,谁也不能说是第一,毕竟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二二:“世界之外还有世界。”

“........”

来自二二的接梗冷笑话。

天很阴沉了,沈之暮担心她这样写字伤眼睛,他手指一动,屋里的烛火就亮了。

而这时候外面也下起了雨,细雨绵绵,风把雨水吹进来了。

南卿起身想把窗户关上,免得淋湿了靠窗的他,但是起身起到一半她顿住了,脸色僵住。

沈之暮看她举止古怪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事。”南卿停顿了两秒钟,然后姿势古怪的起来了,她伸手去关窗户。

沈之暮奇怪的看着她,然后他眼尖的瞧见了她裙摆上的一处鲜红。

小拇指大的血迹,还在晕染。

沈之暮眼神一慌,怎么办?

要提醒徒儿吗?

徒儿会不会因为他的提醒羞哭?

二二也看见南卿裙子脏了,它想说来着,但是看见画面里男配的表情,二二选择了闭嘴,看戏。

“师尊,你会推算天气吗?明日会出太阳吗,今日没有出去玩成,明日我想和师兄去游玩。”南卿关好窗子准备坐下。

沈之暮突然起身伸手拉住了她胳膊阻止她坐下去。

南卿被吓一跳,她疑惑不解的看着沈之暮。

沈之暮是探身探手拉她的,南卿是勾着腰身的,两个人中间虽然隔着一张小矮桌,但是脸凑得有点近。

她眼睛水灵眼神中满满的疑惑:“师尊.......”

她身上明明没有佩戴香包,但是却有一股香味。

“你裙子脏了,不要坐。”

沈之暮松开了手。

南卿赶紧站直了,她低头提着裙子查看,果然看见了后面的一块血污。

肯定是刚刚起身的时候漏的,当女人的痛苦,坐久了起来就会血崩。

她故作害羞,整个脸都红了。

沈之暮怕她不自在,赶紧淡淡的语气正经的说:“这个时期弄脏裙子是正常的,不要羞臊,你去换身衣裳吧,可要那个妇人帮你?”

“师尊,那个大娘是你找来的?”

“嗯.......”

“我还以为是二师兄找的。”

魔魂:“.......”

沈之暮心里突然一堵,为什么她会觉得是钟裕找的?

“师尊为什么要费银子去找一个大娘来,其实这种女儿家的事情我家里有人教我的,师尊,你怎么这么好啊。”声音里略微带着一点哭腔。

怎么突然哭了!

“怎么哭了,可是肚子疼?”

“不是,是因为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南卿憋住了眼泪,只是眼眶有点红,声音软绵绵的:“师尊,你对我太好了,你这样一个仙人居然管小女儿家的这种事情,细致到我都不敢相信,心里知道那个大娘是你找来的,但是又总觉得不太可能,师尊,你是除了爹爹以外对我最好的人了。”

原来她知道那个大娘是他找的。

沈之暮微微弯腰,温声说:“这么感动?那以后要乖乖听为师的话,好好学习仙术。”

她脸色微变,下一秒又恢复正常。

“师尊,要是我学不好仙术呢,或者我学坏了,你会不会就不对我那么好了?”

“最多学不会罢了,哪里能学坏,说什么傻话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说你们说我不行?说我短.小无力?

继续写另一本,今天都粗给你们看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12.net/23/23842/1098706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12.net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12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