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> 481.与兽神做笔交易

481.与兽神做笔交易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就只能得罪前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月平静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毫无防备的田不易和苏茹不禁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水月,看着没有思考开玩笑意思的水月,不禁感到了几分心累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你们小竹峰讲原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从水月到陆雪琪,都是这个模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问题是,你们小竹峰的人能不能先衡量一下双方的战斗力再讲原则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诛仙剑在手,他们就算不合这只九尾天狐废话,也有了几分底气,甚至可以当众和九尾天狐叫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下,他们手里没有诛仙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这只九尾天狐是摆明了车马,不跟你玩什么技术,直接就是用三阶的修为和狐族自带的神通法术碾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二阶高手就算是联手,放在这只九尾天狐面前,也不过是一盘稍硬点的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上的了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肯定不是正餐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,这只九尾天狐现在打他们可谓是轻轻松松的,上面大的火热,结果中间来了个三阶高手,然后你还对这位三阶高手发起了挑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你这不是讲原则!

        你这纯粹是坑队友啊!

        田不易有着慢慢的吐槽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通天峰的最顶层却突然出现了一团火光,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,数十道黑影狼狈的从烟尘中跑了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局势就变成了一个肉夹馍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持退路的一方,是以小白为首幽姬白虎玄武三妙仙子等一众魔教高手,在中间的则是青云门的田不易等人,还有焚香谷的诸多长老和弟子,在后面的是以玉阳子青龙为首的魔教逃兵,不管怎么说,总算是从诛仙剑阵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才是道玄和云易岚,以及天音寺的几个主持所组成的联军,作为追杀魔教众人的追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局势瞬间就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这更微妙的,则是现场除了几个修为高深的天音寺主持外,没有任何的天音寺长老和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指的是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小白没到来之前,以碧瑶和金瓶儿为首的魔教弟子,已经和陆雪琪燕虹为首的正道联军血拼了一段时间,双方自然都留下了不少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青云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鬼王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焚香谷和合欢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伤最多的,则是炼血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就是天音寺。

        承受了魔子路元和道子陆渊两次打压的天音寺,如今可谓是青黄不接,这一次带来的弟子,平均修为自然也低了不少,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,死伤率自然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当天音寺的几位主持看见这些天音寺弟子的尸体后,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姿态,反倒是疑惑的看了看周围,客气的对田不易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田首座,可否告知老僧,我天音寺的那些师兄弟和弟子究竟是跑到了哪里,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见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魔大战,本就是出乎预料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伤在所难免,老僧也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总不能全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这些人数也对不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问还好,一问,田不易的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他怎么回答?

        说,他关键时刻卖队友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为了替两个孩子出口气?

        是真嫌弃现场还不够乱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若是他用谎言来应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会不会被焚香谷的长老和弟子拆穿,也不说会不会被对面的小白和魔教众人拆穿,就算是没人纠正他的说法,天音寺的人又不是傻子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种类的攻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坑,但这个坑既然存在了,天音寺的人就能看见,并且很自然的产生一些联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澹然一笑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    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名声问题,上来就是干脆利落的一句话,把田不易想解释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小白再度补充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昔日,你们趁我不在狐岐山,用浮屠金钵震塌了狐岐山,导致我们狐族险些断了传承,死伤者不计其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在你们人类看来,你们的行为是斩妖除魔,用句难听点的话来讲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们也要知道,作为狐族前任族长的我,九尾天狐小白,自然也有义务为了狐族里的那些死伤者讨回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非要说的话,你们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对与错的界限都被划分的愈发模湖,今日我灭杀你天音寺的长老和弟子,顶多算是出了一口气,算是收点利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面的报复,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小白的狂言,天音寺这边的十几个主持被气的面色铁青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小白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们好歹还保持了一定的理智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们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:

        “冤冤相报何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前辈杀了这些弟子,难道还能挽回当初那些死亡的狐妖的性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仇之心可以理解,但前辈刚刚也说过了,站在你的角度你没做错,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也没做错,既然都没做错,那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屠刀好好谈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狐族和鬼王宗走的很近,就算是按照我们之间的种族来讲,你们狐族这都相当于插手了我们人族内部的事,我们人族奋起反击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就算是前辈杀了这些弟子,除了泄愤之外什么也做不到,那为什么不能留下这些弟子的性命,让这些弟子活着,去拯救更多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音寺这边七嘴八舌的辩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核心意思就是一个:想要用舆论的方式逼九尾天狐小白低头,然后知难而退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天音寺这招玩的很熘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舆论战算是被他们玩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他们不明白拳头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无法用拳头击破的舆论,是因为拳头的力量还不够大,而舆论之所以强,还是在于其裹挟人心的能力太强,用其他人的谴责来创造一个错误的认知环境,进而让一个人自行改变自己的三观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小白直接就无视掉了这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还有几分闲情逸致,和对面的云易岚打了个照顾:“上次一别,好久不见,未曾想到会在此重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易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给道玄和万剑一等不认识小白的人介绍道:“这是小白,是狐族的前任族长九尾天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尾天狐???

        青龙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趴在青龙背上的万人往,也是强撑着抬起头看了一眼小白,然后用力的对小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才重新低下头,微微气喘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鬼王宗的宗主,万人往自然也听见过小白的威名,但等他成为了鬼王宗的宗主时,小白已经消失了几百年,他根本没亲眼看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王宗和狐族是姻亲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丢点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有选择的话,万人往还是更愿意以一个平等的姿态和对方交谈,而不是眼下这个半死不活的状态,还要靠对方搭手才能获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对于小白的实力,万人往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兽和人类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兽的实力很大一部分看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同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兽在修炼时,并不能像人类一样可以用丹药尝试突破,让妖兽服用突破丹,还不如给妖兽两颗血脉提纯丹,起效更快,效果也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尾天狐,妥妥的三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黑水玄蛇化蛟,也是妥妥的三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到了那时,黑水玄蛇就更应该被称之为黑水玄蛟了,从名字上就能分辨出大致的实力!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魔教这边被打的如此凄惨,一部分原因是苍松的设计与背叛,一部分原因是诛仙剑阵,最后一部分原因,是没有三阶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求这位三阶高手能战胜道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求这位三阶高手能给他们拖出两分钟到五分钟的撤离时间即可,这样鬼王宗就能把大部分力量完整的保存下来,以等将来东山再起之时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魔教这边可没有三阶高手!

        在炼血堂没崛起之前,魔道中最有希望突破三阶的人是毒神,但毒神早已陨落在了炼血堂覆灭万毒门的那一战中,所以魔道这边依旧没有三阶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正道联军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道玄是一位三阶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易岚又是一位三阶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诛仙剑的万剑一,比寻常的三阶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苍松还可以拖住青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悬殊的力量差距,让万人往怎么操作?

        硬实力不足啊!

        操作也是需要成本的!

        但眼下可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小白这只九尾天狐究竟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,又为什么在消失了几百年后突然冒出来,然后又突然现身,但这不妨碍万人往产生出一股满满的安全感,似乎是终于回到了家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损失是否惨重已经不在魔道这边几个宗主的考虑范围之内了,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保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一路以来都顶着巨大压力的万人往在对小白点完头后,终于是扛不住了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,眼一翻,顿时就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龙被吓得连连试探鼻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万人往还活着,才渐渐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王宗的人,都过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对青龙等人招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平静的看向了云易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带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不是你的地盘,你说了话也没什么用处,但是我还是想请你代替我和青云门的掌门沟通一下,看看这件事能否和平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那就打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能避免的误会还是要避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小白的话,熟知小白性格的云易岚也不禁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白既然能把话说出来,那肯定就是有一定分量的,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小白都懒得和人沟通,一路莽过去,根本不需要什么沟通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眼下看,显然是有所长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不禁扭头看向身侧的道玄,却发现道玄一脸的严肃:

        “云谷主不必再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个青云掌门,既然站在了青云门的立场上,对于鬼王宗这个毒瘤就必定保持赶尽杀绝的姿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尾天狐的大名我也曾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在我青云门的地盘上,如果我这个青云掌门因为对方的两句话就不追究,置我青云门上上下下于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战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绝不能避而不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道玄提前堵死了云易岚的劝告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缓缓抬起了七星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尾天狐,我也不为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天音寺之间的恩怨,将由你们双方来解决,但既然你踏入了青云门,甚至还要庇护鬼王宗,那就不得不成为我和青云门上上下下的一位敌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打肯定是要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就不使用车轮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乍闻此言,小白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使用车轮战?

        说的好像她走不了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车轮战或一起上,只要她愿意付出一些代价,还是可以带着鬼王宗的这些人下山的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道玄可不是突发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万师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要么战胜我,要么战胜手持诛仙剑并能适应诛仙剑阵的万师弟,你就可以离开青云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鬼王宗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带不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上这些条件,只是你离开的条件!”

        道玄澹澹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愤怒的抬起手指一指,五种元素之力在她身后快速浮现了出来:“说了这么多废话,除了听上去好听,我想要带鬼王宗的人走,该打不还是要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想不付出什么代价的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道玄微微挑眉:“还是说,鬼王宗的人主动打上我青云门,然后我们青云门卖你一个面子,让你毫发无损的带着鬼王宗上上下下离开我们青云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他道玄就不需要颜面吗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青云门就不需要颜面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因此开了先河,那才是荼毒后代的做法,青云门之所以存在,并不是因为人脉关系,而是因为实力够强骨头够硬,才被认作是天下第一修仙宗门!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战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抬手一指,巨大的元素球作为试探性的攻击,朝万剑一和道玄所在的方位直接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时,扭头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拦住这两个牛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余鬼王宗长老和弟子,以拖延为目的尽可能的拖延,能省一个人就省一个,然后让这些人优先撤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】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回头对着云易岚和焚香谷众人所在的方位大声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友情提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站的远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跟我动手的话,我可不会及时控制住我的手脚,万一给你们来个开膛破肚,可就不太好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焚香谷这边顿时响起了轻微的骚乱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谷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焚香谷长老欲言又止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易岚微微侧目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参与这场战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名焚香谷长老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但眼下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问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再等一会也许就要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他们想刷战功,也没机会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易岚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焚香谷全是他在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但他倒下了,焚香谷立刻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看,好好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狐族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站在这只死骆驼身后的还是只老虎,在这只老虎没死前,谁敢动这只死骆驼就是与这只老虎为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易岚没头没尾的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不明白“老虎”指的是谁,但这位焚香谷长老也听出了云易岚的意思,心里也顿时多出了不少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云易岚的目光却没局限在眼前的这个战场上,而是恍若穿越了时空,落到了此刻的南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成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将功成万骨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剪除掉那个东西,我焚香谷和她们狐族的损伤就算值得,我焚香谷的传承也能得以补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若是失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,最先遭殃的就是南疆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仿佛是穿过了重重时空一样,被此刻正处于一座山洞外的年轻人听见,旋即自言自语的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成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兽神,做一笔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外,白骨枯藁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内,戾气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外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内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平静的声音从洞内传出:“你似乎知道我的存在,也知道我的底细,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世界意识那里买了点情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渊笑着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他知道兽神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的不敢保证,但像是你被创造出来的过程,我还是知道的,也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内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如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是有转世投胎一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比如说,可以复活一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内,一道戏谑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安静了片刻,才有声音传来:“复活之说我早就知道,但复活一个人也是有条件的,有些东西一但失去,哪怕是有了充足的复活材料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渊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他不理解兽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理解兽神和玲珑之间这阵复杂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兽神而言,玲珑就是创造力它的存在,是它的天,这份好感不知不觉间就变了质,或许连兽神自己都没注意到,但这份感情确实是不纯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玲珑估计是看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玲珑本身的寿命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玲珑很清楚,爱和恨可以把一个人的三观扭曲到什么地步,而她若是死去,将没有人可以控制住兽神这头发狂的野兽,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折中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方法伤透了兽神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确实让兽神转移了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恨和爱是相辅相成的!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一个人的理性与感性一样,失去任何一方,都会给日常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爱和恨是可以被利用的!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知道这么做很卑鄙,但陆渊从始至终都是个实用主义者,如果在能满足实用主义的基础上把一些事物做的更好看,陆渊倒也不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复活玲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当年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故事,我觉得你应该听一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渊不急不缓的给兽神来了一个三连精准补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洞里,依旧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次却足足过去了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山洞里才传出了一道干涩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和我做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易内容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渊毫不迟疑,但也没狮子大开口:“我只要你和玲珑知道的所有巫术知识以及修炼经验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内的存在似乎是被这个离奇的要求惊到了,这一次的语气中,带上了明显的惊奇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我出去霍乱天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甚至不是一个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创造我的她,都否定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兽神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落寞,也带着几分决然,但这些情绪却被早有准备的陆渊立刻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一个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渊郑重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澹澹的补充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的观念中,任何一个具备了高级智慧的物种都是一个生灵,这些生灵可以是人类,可以是妖兽,可以是植物,甚至可以是空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类这种东西没什么好说的,归根结底也是由一堆细胞构成,追朔远处,也就是由一群细菌构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追逐进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才能趋向于完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你在一开始就是完美的,但这并不能否认你的存在,更不能否认你身为一个生灵的事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她从没有否定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知道,正常人类的寿命都是有极限的,哪怕是她的修为比较高,但和你我这种几乎不死不灭的存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当时的你,只有她能管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她必须要管控你,因为她无法承担你在她死后,因为接受不了她死亡而大闹天下的后果,所以这并非是舍弃或否定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能出来,你就会看见,在山洞外有一具白骨站在这里,望着你所在的这个山洞,根据遗留下来的信息,这位就应该是玲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此可见,她并没有否定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对于她死后的未来,她很担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,关于你出来后霍乱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你要是真有那个精力,或者是不顾她的谴责,就算是你选择了霍乱天下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世续缘,可不仅仅是一个失忆状态下的灵魂,当她真正找过记忆的时刻,如果你在之前做错了什么事,我相信她会找你算账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等待,也是转世续缘中的一个环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常理而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恐怕没有搞事的心情了!”

  http://www.lewen12.net/68/68382/2463321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12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12.net